怒族百科

广告

怒族村寨有那些?活态“遗址”知子罗

2011-09-27 23:36:35 本文行家:哦得得

图片2活态“遗址”知子罗谭瑾知子罗位于云南省怒江西岸碧罗雪山东麓,是隶属于福贡县匹河怒族乡的一个行政村,地处匹河乡东边,位于山脊台地,地势开阔、平缓,呈椭圆形状聚落,地处东经98°43′—99°01′,北纬26°13′—26°53′,海拔2030米,高寒山区。年平均气温13.8℃,年降水量1163毫米,适合种植玉米、核桃等农作物。距乡政府所在地19公里,到乡道路为土路,交通方便,距县城44公里。东

图片 2图片 2


 

活态“遗址”知子罗
谭瑾
知子罗位于云南省怒江西岸碧罗雪山东麓,是隶属于福贡县匹河怒族乡的一个行政村,地处匹河乡东边,位于山脊台地,地势开阔、平缓,呈椭圆形状聚落,地处东经98°43′—99°01′,北纬26°13′—26°53′,海拔2030米,高寒山区。年平均气温13.8 ℃,年降水量1163毫米,适合种植玉米、核桃等农作物。距乡政府所在地19公里,到乡道路为土路,交通方便,距县城44公里。东邻兰坪,南邻普洛,西邻架究,北邻沙瓦。辖知子罗村、色坎折村等13个村民小组。全村国土面积45.33平方公里,耕地面积886亩,林地55042.24亩。[2]
从地理上来看,知子罗只是碧罗雪山上的一个小村庄,但从历史上来说,知子罗却是个特别的地方,尤其对于那些生长生活于怒江、熟悉怒江的人来说,知子罗却承载了太多让人难以忘怀的回忆。让时光向前追溯,这里曾是一个多么辉煌与繁荣的地方:30年前,这里是碧江县城,而更早之前,曾是怒江州首府。在怒江州的不少文史资料和地方志资料上都能见到这个小村庄的记载。最早在夏瑚的《怒俅边隘详情》(1941)中能略窥到知子罗地区当年的人文风俗。而在后来的陈瑞金《怒江旧志整理》(内部刊印)、菖蒲桶行政委员公署编编纂《菖蒲桶志》等文献中也对知子罗当时的地理环境、风土人情等有所记载。在知子罗作为原碧江县城期间,由当时的碧江县人民政府、县委文史资料编写组等机构所组织编写的《碧江县地名志》、《碧江县文史资料》以及碧江撤县后由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纂《碧江县志》(1994)等文献资料都较为详细全面的记录了知子罗镇的自然地理、历史沿革和社会状况等。其它关于知子罗的文献还有:吴洁等编辑的《知子罗呈复调查地志资料》、肖迎《怒江地区民族社会发展史》(1999)、赵沛曦、张波《怒族历史与文化》以及《知子罗绘图地志说明书》、《泸水志》、《纂修云南上帕沿边志》等。另外,除了记载知子罗的相关文史资料和地方志外,也有学者从知子罗的现状进行了一些研究和分析,如何叔涛在其《知子罗镇七十四年与怒族社会的发展——兼谈少数民族自治地方都市集镇的设治问题》一文中,从知子罗镇的建制沿革、知子罗镇形成边疆城镇的七十四年来对当地怒族社会发展的促进和影响等方面入手,提出一些有关边疆少数民族自治地区设治问题的看法。[3]孙宏开编著的《怒族语言简志·怒苏语》(1986)则是以知子罗村为田野点来介绍分析怒苏语在怒族地区的使用情况。其它还有张继民《废城知子罗》、张惠君《知子罗——正在远去的山城》等。到底是怎样的原因,让那么多人不顾路程遥远长途跋涉来到这样一个普通平凡的村庄,到底知子罗有什么值得去回忆去祭奠去研究去探讨?人人都说知子罗是遗址,是原州府遗址、碧江县城遗址,还有滑坡遗址等等,这些遗址上又到底记载了些什么?
(一)忆·峥嵘岁月稠
“知子罗”为傈僳语“李质洛”之谐音,“知子”意为“好”,“罗”是指“这一片地方”,“知子罗”含义“好地方”。另有“益味”之称,怒语,指富裕的地方。[4] 位于福贡县中部怒江东岸,碧罗雪山腹地,为一个由东北向西南方延伸的山梁。作为碧江县城——知子罗镇时城镇面积仅0.958平方公里,海拔2000米,年平均气温13.8℃,无霜期293天,降雨量1263毫米,是一座背风向阳,四季如春的山城。[5]
1、历史溯源与行政变更
知子罗地区自1912年开始设立县治至1986年撤销,历经74年,是全县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也是1954年至1974年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人民政府驻地。这一片好地方,不仅占有山面阳坡自然环境的好优势,更由于其地理位置,特别是历史上战略位置的关键性而早就受到重视。根据《碧江县志》记载,该地区西汉武帝时期属益州郡嶲唐县,东汉属永昌郡比苏县,蜀汉、西晋属永昌郡辖区,东晋、宋、齐属西河郡地,隋朝属南宁州总管府,唐南诏时分属剑川、永昌节度使,宋代大理国时属澜沧郡(后改兰溪郡)博南总管府,元代属丽江路宣抚司,明、清两朝属丽江木氏土知府。[6]后为兰州(今兰坪县)罗土司领地,由土司委派伙头收贡,没有直接设治。[7]民国前尚属部落群体,疆界辽阔。“知子罗自有怒民以来,系自成部落,素未归服,原无土司管理。”[8]
1912年,辛亥革命后成立的云南军政府,在蔡锷、李根源诸将领导之下,为抵制“片马事件”后英帝国主义对西南边疆的鲸吞蚕食,派出“殖边队”,进驻我滇西边陲,在长期分属各土司的管辖或间接管辖的傈僳族、怒族、独龙族、景颇族等地区设立县治,成立殖边公署,纳入省政府直接管理。知子罗就是其中之一。早在辛亥革命以前,李根源将军就对腾冲以上的中缅北段未定界地区作过勘探调查,对英帝国主义凯觑我国西南边疆狼子野心了解得比较清楚。辛亥革命后,他任云南军都督府军政部长、陆军等二师师长并兼巡西国民军总司令,随之即在大理发起“开拓怒俅”之举。(“怒俅”即后来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碧江、福贡、贡山、沪水四县)李根源委派任宗熙为殖边队委员长,景绍武,何泽远为副委员长,并在兰坪县营盘街成立“怒俅殖边总办”,委任现江府督察姚春魁任督办,调大理七十六标官兵学员114名编为四队。一、二、三队分别进驻上帕、知子罗、菖蒲桶,第四队留驻营盘街总部。由景绍武兼任队长的第二队,共40多名官兵,从剑川出发,经兰坪营盘街翻越碧罗雪山,进驻知子罗,建立“知子罗殖边公署”,行使军事行政权力,从而开始了省府在当地的直接设治,也标志着知子罗作为一个新兴的边疆城镇的诞生。
1916年,殖边公署改为行政委员公署,并设置警备队,配置了粮财、文书等职员,还将行政区城分为四个段,每段设团政一人,副团政若干人,团政下设保董,片长、伙头等职,行政管理初现雏型。1928年,行政委员会署称改称知子罗设治局,1932年后又改称碧江设治局,取知子罗背靠碧罗雪山俯瞰怒江之意,董芬(云南鹤庆牛街人)任局长,将原来分段、片管辖的行政区划,改为区、乡、保、甲建制。
以上民国时期均属丽江专员公署管辖。
1949年5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滇西北人民自卫军(即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从第七支队)派出代表张旭等同志,先后两次与原碧江县设治局官员谈判,并于6月10日接管了政权,碧江县获得和平解决。同年9月,中国共产党滇西北工委任命张旭为碧江县县长。同年11月选举产生了碧江县政务委员会,裴阿欠任委员会主任。1950年成立碧江县人民政府,分设5个区,31个村。[9]1951年9月,筹建碧江傈僳族自治区(县级),隶属丽江专区。1954年8月23日,怒江傈僳族自治区(1957年4月后改州)成立。同年碧江改称碧江县人民政府,属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管辖,隶属丽江专区。1974年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与丽江专区分设后,碧江县直属怒江州。同年,州府南迁至沪水县六库镇,知子罗仍为碧江县城。1979年秋,因连降暴雨长达16天之久,造成60年来未遇的特大山洪灾害和泥石流,知子罗镇东南侧出现滑坡迹象。随后省里曾派出由地质、地震、测绘专家组成的考察组进行踏勘,并提出一些防范应急措施和治理方法。
由于治理滑坡的措施方法未能奏效,从1979年至1986年,碧江县政府先后四次向自治州政府和省政府提出要求搬迁县城。理由是:县地质构造复杂,城内含有三级滑坡梯,如治理则工程量大,代价高昂、且难奏效;县城地处死角,减去危险区域后仅剩0.673平方公里无发展前途;独占山头,交通不便,从公路干线至县城需绕山16公里,每年支付的养路费和县城运输费即高达30万元之多,得不偿失;机关干部职工和居民人心思危,担心迟早会发生危害性较大的滑坡。
碧江县人民政府的几次报告,引起云南省人民政府、中共云南省委及自治州政府、党委的重视,并多次派出专家进行踏勘及钻井探查。1986年5月29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呈报国务院《关于撤消碧江县建制行政区域界线变更的紧急指示》报告。同年9月24日,国务院国函(1986)125号文件,同意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撤消碧江县建制的批复报告。同年12月25日,中共怒江州委、州人民政府在碧江县礼堂召开“怒江州行政区划接交仪式”大会,正式宣布撤销碧江县建制,将原碧江县的古登、洛本卓两个区(现为乡)划归泸水县,架科底、子里甲、匹河三个区(包括知子罗镇)划归福贡县。同年12月到1987年8月,撤县搬迁工作完成,至此,知子罗结束了历时74年的作为县城所在地的城镇史。云南省的行政区划亦由128个县市变为127个。[10]
2、同甘共苦的峥嵘岁月
在作为碧江县城的74年间,知子罗可谓是当时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政府机关、部队营区、学校教舍、贸易商旅与剧院广场等都聚集在这里。根据知子罗和周边村落居民的回忆,知子罗当时是一个非常热闹与繁华的地方。知子罗从开始成为碧江县的行政中心,到新中国成立的37年间,仅有两栋土木结构瓦屋民房和一座四合院设治局衙门而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开始进行城镇建设,短短几年间建设了州、县机关用房,民族贸易大楼、书店、学校、医院、礼堂、文化馆、体育馆、影剧院、工人俱乐部,还在县城中心广场修建了具有民族风格的古式八角楼图书馆。到1986年止,已建成一座傍山环列,高楼屋宇,鳞次栉比的新山城。共兴建房屋363栋,总建筑面积9.03万平方米。铺设了混凝土街道,阶梯路面0.722公里。架设了5.32公里长的3条自来水管道,修建了能容397立方米的蓄水池。在1.2公里的主街上安装了64盏路灯。街道两侧,种植了行道树1000株。开掘疏通下水道两条,全长5147米。1949年以前,只有省立小学一所,和碧江公立卫生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文化设施不断兴建增设。1986年共有党校、碧江县第一中学、小学教师进修学校、碧罗完全小学、机关幼儿园、知子罗幼儿园;有县科委、科协、农牧技术协会、会计辅导站、气象站、县群众艺术馆、图书馆、体育场、工人俱乐部、影剧院、新华书店、县人民医院、防疫站、妇幼保健站等。
县委、县人民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文化体育馆场都集中于城中心,农业人口集中于县城下西南侧,少数居于上东南侧。北面一公里处,建有一座烈士陵园,陵园北侧200余米处,是县第一中学。县城东陂有一片人工种植的松树林,坡顶是县委党校。县城四周群山环抱,山峦绵延,千沟万壑,树林茂密,四季翠绿,堪称绿色山城。1949年以前只有一条通往兰坪县的山间驿道和一些乡间羊肠小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兴建和加宽了碧江至兰坪、碧江至福贡和县内乡村之间的人马驿道。1962年元旦,瓦窑至碧江县城公路正式通车,至今每天都有客货汽车来往于县城和瓦窑之间。县城各种企业从无到有,逐日发展。为解决生产工具奇缺的困难,从内地请来技术人员,建立小型农具加工厂,生产小铁农具,廉价销售给群众,扶持群众发展生产。同时筹建了建筑队、缝纫、皮革、弹花生产合作社及酿酒、粮油副食加工等企业。
除了本地的原住居民,出于政治、建设经济和支援教育等方面需要,很多政治、经济与文化精英从大理、丽江等周边地区被调配过来。当时知子罗的经济贸易与人口流动也较频繁,主要是人口的流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这里被称为蛮荒之地,在自然经济条件下,人们处在以物换物,论堆论碗等成交方式,互通有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商业贸易服务业开始在县城兴起。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商店、旅社、饭店、照相、理发等商业服务业不断兴起,出现了国营、集体、个体一起上的大好局面,促使商业日益繁荣起来。在当时的怒江地区有“小香港”之称。据部分村民的回忆与《碧江县志》记载,当时知子罗镇至少有3家旅社、5家饭馆,生意都还不错,而早餐店就更加多了。周边村寨的村民在农闲时都会来知子罗打工,主要有木材、建筑、小商品买卖等工作。[11]
回忆往昔,那些曾在此工作生活的人眼中充满了怀念,不仅是对那曾经的繁华的怀念,更是对那繁华背后所一起付出的汗水与努力的怀念。在那段风雨历程里,在长期的革命工作和艰难岁月里,他们凭着对党和人民的忠诚,怀着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心,为了知子罗的开发与建设,几十年如一日,忘我工作,同甘共苦,不畏艰辛,出智出力,把知子罗从一个边陲小镇发展成为地区州府。这个参与和融入的过程才是真正令人难以忘怀的情愫。从他们的回忆里,折射出的是一种信念、一种精神和一种崇高的思想境界。
【回忆录1】李卫才《我的回忆片段》[12]
知子罗曾经是培养各族子弟文化的摇篮,书声琅琅划过山城长空。在我幼年就读时,我的尊师窦桂生、和士俊、李正才、张绍荃、杨正才、杨大鹏、和韵彩、田鸿基、罗曙光等都任我的课。我洗耳聆听过他们的教诲。他们有的与世长辞,有的还健在,已经退居二线。但他们已经是年迈高龄的古来稀了。由于他们辛勤耕耘,他们的学生一批又一批地送上了工作岗位,他们的学生遍布各行各业。
这座山城曾经有过军人响亮的军号哒哒声和操练声,划过长空,声震山谷。多少革命战士,革命干部,多少个不眠之夜,为造福边疆各族人民,在灰暗的油灯下伏案著文,为了工作而奔波的岁月伴随着他们度过了20、30、40个春秋,这些都在我的记忆中。有的外来干部刚到这里时,是娇嫩脸蛋的年轻人,迄今已是个白头老人。他们为了边疆各族人民呕心沥血,贡献自己的青春而展现的见证。这里有曾经为建设边疆而抛洒汗水乃至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的军人和干部,各族爱国人士为边疆各族人民肩负重担而日夜奔波的身影时刻出现在我的眼前,映入我的眼帘里,铭记在我的心里。这里有曾经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经过华北、淮海、渡江、两广、西南等战役中英勇作战,25次先后立大功、二次中功、小攻五次;在原碧江知子罗兴修水利中光荣牺牲的河北省人郜夫景烈士为边疆建设事业而献出生命,他们为边疆各族人民立下了千秋功德。烈士们的躯体一个个安卧在山城的烈士坟里。迄今,各族干部虽然离开了知子罗,但烈士们的躯体和忠魂却与知子罗的山水融为一体……
【回忆录2】李道生《激情岁月——回忆五一、二年的经历片段》[13]
……当时商业部门刚刚初建,人员不足,碧江县的民贸公司只有四、五个职工,盐业分销店只有三个职工,群众居住又非常分散,如何把商品物资及时供应到群众手里,又成了一个问题。
我们到各地农村宣传使用人民币,对群众对商品的迫切需要和商品供应与稳定人民币币值的直接关系体会较深,而银行工作队人员多,被称为当时碧江的大单位。为了缓解供求矛盾,稳定币值,提高人民币的信誉,银行工作队决定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积极协助商业部门做好商品供销工作。银行工作人员每次下乡都自觉地向商业部门领取群众所需的火柴、针线、茶叶等日用品,把这些商品背到向下,一面宣传使用人民币,一面代销商品,回单位时,再向商业部门交账,我们把这种工作方式称为出门一把抓,不分你我他,回来再分家。每逢街天业务繁忙时,银行工作队还派出干部直接参与商业部门帮助售货服务,这些做法受到了商业部门和群众的欢迎。在这些活动中,协助盐业部门街天卖盐是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子里甲街子位于怒江东岸的一个江湾冲击堆上,是区政府所在地,距县城知子罗一天路程,每月赶街两次,农历初一、十五为街期,每逢街期,我和林永亮同志就背上行李卷,提前一天到达,第二天卖盐,第三天又背上行李和货款走回县城交账。经常长途跋涉的卖盐活动对我们当时才有十五六岁的小青年来说,并不觉得特别累,却使我们贴近了群众,体验了他们的疾苦和欢乐,使我们的思想不断受到冲击和净化。
……一次次的农村宣传,一次次的卖盐活动,使我们真切地看到了旧社会给边疆地区各族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深切感受到了各族人民对党和人民政府的深厚感情,也体察了怒江各族人民改变贫困面貌的迫切愿望与要求,从而使我们的思想感情也随着发生了变化。据了解,碧福贡银行工作队进入怒江时,只作了在怒江工作3个月的计划,3个月后就调回内地。当我们深入农村,了解到群众的疾苦和要求后,大家就打消了临时思想,在党的教育和群众的感召下,树立了以边疆为家,以艰苦为荣,与边疆各族人民同甘共苦,共同建设社会主义新边疆的长期思想。因此,工作队进入怒江3个月后,没有一个工作队员提出调回内地的要求。后来,我们第一批工作队的10名外来干部,除一人因故早逝外,都在怒江扎了根,一直与怒江各族群众一起艰苦奋斗,建设边疆,直到光荣退休。(后续)
 
参考资料:
[1] 怒族人民信息港 http://nuzuinfo.cn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哦得得怒族人民信息港创始人,一直致力于挖掘和传承怒族文化,怒族语的传播。 现任哦得得影音工作室首席录音师、编曲、混音,视频摄制。 云南民族学会怒族学专业委员会委员 福贡县文联摄影协会副理事 怒江州摄影家协会会员